您当前的位置:中国财经资讯 > 新闻

记得跟着海风 那是回家的路——王朝兴烈士亲属专访

2021-09-15 17:04       来源:网络      
摘要:

天灰蒙蒙的,咸湿的海风从口岸吹来,连空气中都氤氲着咸味。这一夜,王燕难以入眠,静坐门边与海风为伴。在她的身侧放置了一个被擦拭得锃亮的小铁盒,她反复的打开、合上,静静注视着铁盒里的照片,眼神悲恸,好似积攒了太多太多的话不知从何说起。当太阳渐渐升至地平线,王燕稍作整理便出门了。一路上,她跨过小溪,越过泥泞小路,熟稔的来到一座衣冠冢前,细细擦拭衣冠冢上雕刻的名字——王朝兴。

“二爷爷,我是燕儿啊,我们终于找到你了!二爷爷,我们这就去看你!”王燕再也止不住泪水,在衣冠冢前放声痛哭,为了这一刻,他们一家等了整整68年……

 

谁人不识郎,热血上战场

1930年,王朝兴出生,父母对他寄予厚望,在那个食不果腹、饥肠辘辘的年代,王朝兴父母二人咬紧牙关送他读了10年的私塾,眼看儿子就要学成归来,家里却突然收到王朝兴要应征入伍的消息,把二老给急坏了。父母担心战场上刀剑无眼,他一介文弱书生如何吃得了这份苦,再三劝说下,见王朝兴心意已决,父母便只好作罢。只是二老怎么也没想到,这一面竟成了诀别……

1951年,王朝兴正式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,成为广西军区暂编第三团的一名战士。抗美援朝战役打响后,王朝兴第一时间报名想要随军奔赴前线,但组织上念及其有文化知识,本着惜才的角度,希望他可以留守后方,在其他岗位上有所作为。王朝兴见一次申请未过,便又开始了第二次、第三次的申请,还直言只要自己能上前线,哪怕是把政委办公室的门槛给踏破也在所不辞。第三次递交请战书时,王朝兴在志愿书的背后洋洋洒洒地写下:坚决抗美到底,终身献于革命,为人民服务到底!再次阐明他想要奔赴一线的决心!在他“三顾茅庐”下,政委终于松了口,王朝兴如愿踏上了前往鸭绿江的路。(张宇、冯超群)

 

 

拳拳赤子心 殷殷爱国情

到达朝鲜战场后,王朝兴主动请缨加入敢死队。敢死队是志愿军中最英勇也是最危险的队伍,是我军一招制敌的“秘密武器”!敢死队员需要在敌军防守最薄弱时直击敌营腹地,暗杀敌军重要身份的首领,以此扰乱敌方军心,打破敌方防守,为后期大部队正面决战扫清障碍。可以说,每一场战役的背后,都有敢死队员的身影。

“既然来了,就要最大程度的实现自我价值,我也要参加敢死队的选拔,争取成为敢死队的一员!”这是22岁的王朝兴记录在笔记本上的话,寥寥数语间展现了中国战士不畏艰险,不惧牺牲的军人魄力!通过层层筛选,王朝兴最终凭借身手敏捷、有勇有谋,成功入选中国人民志愿军敢死队。他曾在信中回忆道:“每次出任务就像在刀刃上行走,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稍稍行差踏错都有可能断送性命。刺杀敌人的刀是无比锋利的,我们总是一手捂住敌人的嘴巴,再用力把他的头往一侧掰折,最后用拿着尖刀的手往他的颈动脉一抹,整个过程,要做到“行云流水”般,不能让他发出半点声响。队友之间要默契配合,一旦有人暴露,后果不堪设想。每次执行完任务回来,我的眼睛、鼻子、嘴巴到处都会溅满鲜血,有一些是敌人的,有一些是我自己的,那刺鼻的血腥味儿常常熏得我难以入眠……”

“记得刚来时,朝鲜还是漫天白雪,寒风凛冽,现如今,土里都开始渐渐长出小嫩芽了,相信再过不久,这一片山头就该变得郁郁葱葱了,只是不知这战事何时才能结束。昨天,组织临时委任我为副排长,命我带领一个班的战士在今夜凌晨,越过三八线潜入敌军腹地进行暗杀,希望这一次,我们也可以圆满完成任务,平安归来!”令人遗憾的是,这次暗杀行动到一半时就有战士暴露了,暴露后无处可藏的敢死队员们只能与敌人进行殊死一搏。那一夜,只见敌营火光冲天,漫天的枪击扫射声、打杀声震耳欲聋,王朝兴全身多处中弹,执行任务的敢死队员全员牺牲,王朝兴那苍劲有力的字再也没有在他的笔记本上出现……

 

苦寻六十载  今朝入梦来

在距离王朝兴牺牲几千公里外的广西北海,王家人在王朝兴父母的坟茔旁为他修建了一座衣冠冢,里面埋葬着他昔日使用过的一本学习笔记和一支钢笔。今年,是王朝兴牺牲的第六十八年。这六十八年来,王家人一直把寻找王朝兴遗骸作为家族中最重要的事。可无奈由于战事已久、伤亡人数众多等种种原因,王家人一直未能找到其遗骸。在漫长的等待中,王朝兴的父母与兄弟姐妹相继离世,未能在有生之年看到王朝兴忠骨归国土,忠魂回故乡,成为萦绕在他们心头永远的痛。

 

 

2021年,听闻广西革命纪念馆正在举办“致敬英烈、为烈士寻亲”活动,王家人的眼中再一次燃起了希望的曙光。接到王朝兴烈士家属来信后,广西壮族自治区为烈士寻亲工作组积极响应,第一时间做出工作部署:安排一组负责查找翻阅烈士史料及档案,二组负责与王朝兴所属的属地退役军人服务站沟通确认具体情况……在多方通力合作下,终于在朝鲜开城志愿军烈士陵园找到了王朝兴烈士,至此,这场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漫漫寻亲路终告一段落。

 

又是一阵咸湿的海风吹过,阳光透过层层叶隙倒映在王朝兴烈士的衣冠冢前,王燕席地而坐,目光柔和而坚定,望着衣冠冢柔声地说:“二爷爷,每当海风吹过你记得跟着它,那就是回家的路!”

 

 

免责声明:记得跟着海风 那是回家的路——王朝兴烈士亲属专访一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中国财经资讯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